2022年沪铝上演30%的落差 这些大事件须知! 2023年如何演绎?
时间:2023-01-13 来源:SMM 阅读次数:1854
分享:

2022年行情回顾

回顾2022年整年度沪铝的行情走势,可以称之为“顶峰到低谷,只差一个春天”,沪铝年初攀升至24255元/吨,但却在夏天来临之际直冲17025元/吨而去,跌幅达到29.81%。幸而深跌之后的沪铝及时调整,其后随后波动,但整体保持了较为平稳的状态。

1.png

具体来看: 

站至顶峰:3月7日可以称之为沪铝的“年度高光时刻”。1月份因为减产等因素的影响,两波拉涨给沪铝开了一个好头,虽然整个2月份在跌跌撞撞之中艰难前进着,但是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在3月初的两级跳,直接把沪铝送上了年度最高点的24255元/吨。

三级“往下跳”:沪铝的高光时刻并未太久,便如过山车一般,进入了“倒春寒”时光,3月至5月,外有国际局势多变,内有疫情迅速蔓延,因此每当人们以为沪铝可以了的时候,沪铝总会用一次重跌告诉人们,“不,我不行!”沪铝在涨涨涨大跌之中,行情再度跌回年初水平。

一路向下:这个夏天,是没有乐队的夏天,也是没有“心动”的夏天。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在美联储加息的巨大压力下,宏观情绪始终难言乐观,沪铝也随之一跌到底,偶尔的飘红已经无法拯救,最终在7月14日触及到年度最低点的17025元/吨,最高点与最低点之间的跌幅竟高达29.81%。

反弹整理:虽然在这个夏天沪铝“狠”伤心,但正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随着库存下降,加之国内减产频发,沪铝在宏观与基本面之间摇摆不定,回顾整个8月、9月、10月,在经历了几个波峰与波谷之后,沪铝横盘整理并没有出现较大的行情波动。

年末冲势:沪铝在10月底来了一波深潜后,随后在国内诸多利好政策的带动下,进入了一路高歌的上行之路,最终在12月初的时候重回区间上沿。

2022年现货价格回顾

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走势基本相同,沪铝站至顶峰的同一日,SMM A00铝锭现货报价同样达到了年内高点的23860元/吨。随即也进入震荡下行阶段,在7月中旬跌至年内低点17440元/吨,跌幅高达26.91%。

随后铝价震荡回升,在宏观利好及低库存支撑下,在12月初站至了半年来的高点19520元/吨,虽然距离年初的2万门槛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这也是距离高光时刻最近的一次。

 2.png

年度大事回顾

2022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而铝市每一次高光与低谷的出现都离不开“搞事情”,SMM汇总年度大事件,从地缘政治到宏观经济,从行业现状到国家政策,我们一起回顾一下,2022年都发生了哪些与铝市息息相关的事件。

北京冬奥会:2022年2月4日至2月20日北京冬奥会圆满举办。为营造良好的办赛环境,北京、河北等周边省市授权当地政府在冬奥会筹备和举办期间可依法依规采取必要的行政措施,对污染重、排放量大、经济影响相对较小的企业和车辆进行临时性管控。

俄乌冲突:2月底,一声炮响打破了世界的平静。俄乌冲突正式爆发,由此对有色金属、天然气、原油等大宗商品的贸易流向和价格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引发了市场对俄罗斯生产的有色金属产品无法出口导致供应短缺的担忧,刺激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而俄罗斯作为全球的能源大国,冲突升级使原油、天然气价格的大幅上涨推动了通胀预期与能源成本。

能源危机发酵:受俄乌冲突及恶劣天气等因素影响,欧洲天然气和电力价格2022年连创新高。能源危机在欧洲引发物价飙升、电价飙涨等问题,加剧通胀压力,不少行业因此遭受严重冲击。而随着能源价格的暴涨,欧洲地区有色金属产业受到波及,自年初以来,海外铝厂频频减产,供应端持续减压。截止11月份,据SMM统计,海外减产产能已超170万吨。 疫情从静止到放开:从3月份的深圳静默,再到3、4月份的上海,一场疫情不仅使人们的工作、生活发生了改变,同时也对工业企业生产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上游原材料、运输到终端产品需求、生产受到诸多限制。但进入年底,从广州率先摘下口罩,新10条横空出世,全面放开疫情,疫情扩散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企业生产,但疫情的放开也带来了为了行业再度发展的新希望。

美联储掀起加息狂潮: 2022年以来,全球各国央行开启紧缩周期。美联储累计加息425个基点,其中连续四次加息75个基点,创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快加息速度。欧央行、英国央行2022年也进行过75个基点的激进加息,加拿大央行更是一度加息100个基点。根据美国银行的统计,超过50家央行2022年曾进行过单次75个基点的激进加息。而2022年主要央行降息的次数仅有13次,被俄罗斯和土耳其央行包揽。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冲击大宗商品市场。

党的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0月16日至22日胜利召开,其中在会议报告中提出,要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着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着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推动经济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同时,要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推动能源清洁低碳高效利用,推进工业、建筑、交通等领域清洁低碳转型。

房地产三支箭落地:2022年,房地产政策底确认。房地产行业股权融资政策自2010年起开始收紧,2013、2016年持续加码,涉房企业上市、再融资和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基本停滞。年内,房地产行业遭遇“停供断贷”事件,保交楼压力压顶。11月28日,证监会通报在房地产企业股权融资方面调整优化5项措施,包括恢复上市房企和涉房上市公司再融资等等,房地产行业供给侧从“第一支箭”银行信贷支持、“第二支箭”债券融资帮扶到“第三支箭”股权融资松绑层层突破,推动行业信用端困难纾解和流动性整体优化。

限电减产频发:2月份广西百色因疫情导致预热40万吨的产能停产是上半年唯一一次大幅度的减产。而进入下半年之后,减产似乎从未停歇。8月份,四川因极端高温天气电力紧张,因此对全省工业限电停产,由此影响了四川地区近80万电解铝产能。而就在四川刚结束限电,电解铝产能艰难恢复的时候,9月云南地区因再传因电力紧张要求电解铝企业压减负荷的消息,最终影响云南地区100-130万吨电解铝产能,而因枯水期影响较长导致复产遥遥无期。此外,11月初河南地区部分电解铝厂因亏损减产、12月贵州再因电力紧张限电,两次限产累积影响电解铝产能超60万吨。

2022年基本面表现

行情走势除了行业事件、宏观驱动等因素,更离不开基本面的表现,而2022年铝市“供需双弱”可谓是贯穿全年始终。

供应端:2022年国内电解铝厂运行产能就像是一只顽强的“蜗牛”,从年初努力往上爬的时候,好不容易在7月份的时候爬到了高处,却在夏天的“狂风暴雨”中再度下滑,于是10月份再度坚强往上爬,以为年底之前总能有所收获的时候,12月份却再度遭遇“滑铁卢”。

具体来看,2022年一季度国内电解铝复产提速,加之利润可观的情况下,新增产能及产能置换项目进展向好,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逐月爬升,电解铝日均产量向上修复并逐步超越去年同期水平,SMM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国内电解铝建成产能达4407万吨,运行产能达3997万吨附近。

上半年国内电解铝供应端持续抬升,运行产能逐月提升,据SMM数据显示,截止7月初,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达4105万吨,创历史新高位,国内有效建成产能规模4457万吨,全国电解铝开工率约为92.1%。

 受四川、云南电解铝企业相继减产影响,9月份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下滑明显,据SMM统计,截至10月初 SMM国内电解铝建成产能至4516万吨,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4028.1万吨,全国电解铝开工率下降至89.2%。

12月份,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在贵州大幅减产的影响下,产能增长不及预期,SMM初步测算,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回落至4035万吨左右。相较于年初有大幅提升,但相较于年内高点,却仍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3.png

需求端:排除1月底农历春节的影响,铝下游加工行业平均开工率仅在年中经历了一次大幅下挫,随后便迅速回升,就在人们以为市场会好起来的时候,预想之中的“金九银十”,没有来,进入11月份开工率反而在一路下滑的路上一去不返。

具体来看,一季度开工率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农历春节导致下游订单减弱,企业开工持续下滑,春节后复工刚刚起步,河南、山东等地区部分企业遭遇环保管控,多家龙头企业位于河南的铝板带开工率因此暴跌,使得年内铝下游加工企业开工率跌至低点,仅为54.5%。

随后环保管控放松、铝价回撤等因素刺激生产,企业生产积极性提升,铝下游加工企业开工率在3月中旬回升至年内高点70.2%的水平,但并未能保持住这一走势。从3月份持续到5月份的疫情,持续影响交通运输,并限制了企业开工,使得开工率持续下滑,在五月初叠加五一假期的影响,使得铝下游加工企业开工率再度下跌至57.3%。

进入5月份,随着疫情缓解,下游汽车产业等终端需求回暖,虽然新增订单不足预期,但在国家及地方各类复工复产举措的刺激下,铝加工企业开工率持续回升,进入7、8月份虽有起伏,但总体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

进入10月份后,预想之中的“金九银十”并未如期出现,下游开工始终不温不火。进入11月份,国内疫情多发的影响叠加消费淡季开始显现,导致下游企业开工率持续下滑,并且下滑趋势持续至年底未能有所改善。

4.png

库存端:2022年铝锭库存仅在年初持续爬坡实现了大幅的累库,并在3月初达到了年内高点,但随即便走了下坡路,期间偶有累库,但并未形成长趋势,反而一路走低,更在2022年年底持续刷新库存历史低位。

具体来看,2022年年初因环保限产及春节假期等因素的影响,铝锭库存出现了是短暂的下滑。春节后随着电解铝产能修复,电解铝库存持续攀升,并在3月7日达到了年内高点的114,4万吨。

随后铝锭库存总体便进入了去库阶段,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呈现去库状态,但因素却不尽相同。3月份至5月份,主要因为疫情扩散,影响交通运输效率下降,导致铝锭运输受限,到库不畅出现下降。

进入5月份至7月份,疫情缓解后,随着复工复产速度提升,下游消费好转,从而带动铝锭消费及去库。

8月至10月份,因四川、云南地区减产的影响逐渐显现,国庆假期节前备库带动一波显著去库,假期内出现短暂累库后,铝锭再次延续去库。

11-12月份,虽然进入传统消费淡季,但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交通运输及入库延迟等因素,使得铝锭库存始终处于低位,并在12月22日达到了近年来的历史低点47.5万吨。仅在2022年的最后一周,铝锭出现了累库的苗头。

5.png

成本端:2022年整体来看,受到氧化铝、煤炭等能源价格,以及铝辅料等价格变化,电解铝成本走势较为波动,而受到铝价年中走低的影响,电解铝利润甚至出现亏损状态,而在此期间,电解铝的成本支撑也对沪铝走势的稳定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具体来看,2022年年初,煤炭等价格的政策管控,能源成本波动不大。而氧化铝价格上涨,拉动电解铝成本随之攀升,2月下旬氧化铝成本出现下滑,电解铝成本也随之出现回落。但由于此时铝价高企,电解铝利润国内铝厂利润高达4500元/吨左右。

随后能源价格及氧化铝价格均有所回落,但是铝辅料预焙阳极等价格出现上涨,电解铝成本并未有明显回落,而随着铝价持续走低,电解铝利润空间持续压缩,甚至一度在7月份出现负值。而此时,电解铝厂成本支撑作用显现,也使得铝价并未一跌到底。

下半年以来,由于电力资源紧缺等问题,电力成本有所上升,但三季度氧化铝价格稍有回落,使得电解铝成本总体保持平稳,利润较上半年虽有大幅收窄,但在波动中总体保持平稳。年末虽然氧化铝价格有所回升,但铝价在这期间同样在上涨,电解铝利润有所扩大。 

6.png

2023年市场展望

对于2023年铝市行情,SMM认为目前电解铝供应方面,西南地区云贵川等地因电力问题持续处于减产状态,且预计减产将持续至2023年一季度,直至丰水期水电可进行补充后,电解铝厂或进行复产;而消费方面,春节节后复工复产,传统需求旺季叠加经济政策刺激的利好持续带动,消费回升,预计3月份开始,电解铝将进入去库趋势,在丰水期5-6月份产量有恢复后,去库幅度放缓。整体综合来看,预计铝价1季度开始修复回升,二季度维持偏强震荡。